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元气君桂岩直播栏目不能走捷径陪伴感最重要人山人海

文章来源:鑫鸿娱乐网  |  2020-05-13

“交给你了元气君”是一档志在改变现在人们超级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的直播栏目,在一直播2月内容榜单中跻身TOP10,每周二、四、六晚七点半带领粉丝健身,直播打卡,你敢来吗?

3月31日,一直播主导的“直播栏目发展趋势暨商业生态交流会”完美落幕,现场大咖高管、明星主播、专家学者济济一堂,共同探讨关于直播行业内容发展以及商业变现的迫切问题。其中,一直播头部内容栏目“交给你了元气君”桂岩现场和大家交流栏目内容和管理经验。

以下根据现场演讲速记整理:

没想到让我会是第一个分享,我感觉我是失败的案例。今天来到这里,看到大家都活的这么好,我特别开心。我们是雷总刚才说的一个反面案例,我们就是电视制作机构,也是传统的媒体人,一不小心跨入了直播行业,连滚带爬赔了不少钱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我们去年曾经幻想过做一些大IP,介绍一下我的情况。

这一切要从一个贪婪的欲望说起,在2016年上半年,参加一个媒体的会议,当时有潘石屹、同道大叔。2016年上半年是媒体网红爆发的时期,我们参加这个会议时才意识到网红力量的有多强大。当时问同道大叔你的转化率多少?他说了一个数字我感到很震惊,那时他还没有卖他的品牌。我就感觉怎么能有这么大的流量,后来又出现了Papi酱一系列的事情,作为我们传统的电视栏目厂商来说,很多类似的综艺,好像感觉很不可思议,发现我们原来做的都是辛苦钱,人家已经把内容营销到这个程度了。

所以,我们想切入到互联网行业。当时也看了一些数据,当时宣传的580亿的网红经济的市场,和各类网红事件的营销。我学新闻出身,后来制作栏目,又在电视台工作多年,我感觉做这些能驾轻就熟,这是我刚开始的理解。后来我看了好几个直播平台,当时特别激动。看直播给我一个最强烈的感受,从社会学意义来讲,我感觉直播是中国第一次,在我们社会阶层越来越固化的情况下打通了社会阶层的固化。真正做到把媒体去中心化的效果,以前包括潘石屹第一代大V来讲,你要会写文字,会拍照片吧,再往前倒一倒长微博得写长的文章吧。

当时我打开直播以后,我有点傻,我作为一名80后,我团队小孩给我分享了直播。我们东北的那个导演,他说这是YY,吓我一跳,这是什么?我当时感觉一下子打开了眼界。真像朋友讲的,一个直播市场好像救活了东北二人转的经济。里面各种各样的环境和内容看得琳琅满目,我当时感觉很兴奋的事情。这么Low的内容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看,如果我们当时做一个节目是不是就爆掉了,当时就犯了一个大的错误,我们想做一个大IP。

这是当时看到的一个是映客,一个是花椒。映客是最早的,花椒是360旗下的。后来我们选择跟花椒合作,因为很多原因,里面大部分的负责人和管理层都是原来中央电视台的同事。我们一家三吃做出来让广告商买单,直播平台推广,然后形成点击率,我们基础的广告客户是电视台那边可以对基础广告客户消化。还有一个最重要选择花椒的原因当时李湘去了花椒,很多湖南台的同时都在花椒。

这是栏目的想法,直播多长时间,剪出卫视的栏目作为直播,里面有网感等等,就像做优酷节目时我们希望还拿这种东西来套直播。这就是我当时对上线以前的设想,在开录前一天大家还专门去了一个酒吧喝了酒,包括直播平台的团队还有推广的,我们当时感觉这一下财富自由了,可能马上就IPO了,当时这种感觉。当时记得跟花椒一位同事说我们准备打造一个IP也让其他的团队看看怎么做的?大话吹出来了,其实就是我一把辛酸的泪。

这是我们的第一季,做了几期。这是第一季的海报,这里面的嘉宾有麻花,有旅游卫视的主持人作为嘉宾,因为要在卫视播出。当时的节目模式是日本的节目模式,大家应该看过《谁都不许笑》,我们拷贝的这个节目模式做了第一季,第一季做了几集。

过程基本上在一些场景里头摆布摄像机,还是按照综艺的套路来走,做了几集尝试。尝试完了以后,当时我们赞助商就给我们开了一次长会,开完会以后其实我跟他的心情是一样的,就是这样的心情。我说这怎么回事呀?因为我们做惯了电视节目,我们有剪辑什么,我们感觉直播嘛可能就是切出用户信号来,旁边找一个人说一说,我觉得这个内容还不够精彩吗?甚至回放到那个平台时,甚至不如它的一些主持人主播在那效果好。他们在那唱个歌,说哥给个城堡吧给个游艇吧,还没有他们的效果好,我们感觉很崩溃。

我们的赞助商和另外电视平台方就在这商量,说这个是不是有问题?难道我们的流量还不如个人主播的流量大吗?我们的人要比个人主播出名一些,所以我们就总结经验就是网感不足,我当时想什么是网感?我踏踏实实趴在映客和花椒想什么是网感?我当时总结的很LOW,我感觉网感应该是领口低一点,腿长一点,长的好看一点。这是我刚开始想的,我们马上调整,导演组进行深入的调整,把嘉宾全换掉,我们的嘉宾换成这样的,我们是三个领口,你看我们的领口开的够低吧,从领口开到肚脐眼了,我们当时叫“三级片”。这个上来,整这帮姑娘往那一坐,那应该不错吧。

录完以后,这回不是赞助商和平台商了,这回是我们投资方,当然还有合作其他的节目。我们的投资方找到我谈了策划,我当时感觉是这样的。其他的项目怎么办?是不是我们将来要做成这样子的东西,这个很容易被封杀掉,或者说它也没有什么点击量,也没有给我实现理想的转化,赞助商不满意。我当时感觉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

我感觉我们的元素都到位了,我们的导演团队也好,我们所有的这些内容请的这些网红,我感觉都不错。我说你不要着急,等我们的节目剪出来再说。当时特别想切入直播的现场,但对直播不了解。当时又召开了专家会,请了网红,请了传媒大学的几位老师一起讨论直播的情况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后来他们说你们先不要把这个播出,说你们不能真正找到网感的内容。网感的内容我们又往下想,我们封建迷信,哪封建迷信做的好?台湾,我们找了几位台湾的大师来给我们说星座。说星座录了三期,这个事是我主动叫停的,我实在受不了我这资深直男,和他们天天在一块开策划会,我感觉这确实不是我想要的东西,就把这个停了。

停了以后,大家前前后后开会开了好几回,大家每次也都收费,花了不少钱。在盘点我们业绩当中,我们会计和我还有投资方是这个状态的,赞助商和投资方也跟我商量,以后直播业务再也不做,伤了心了。我把花椒平台在手机里头都卸掉,这个东西又没有品质又没有归感,你脱衣服都把你抓住,我再不做这个直播了。

但是,我喜欢尝试,现在我们的主流业务还是电视节目、综艺。我感觉从传统节目来讲,传统节目近几年经营的情况,包括广告商投入的方式,包括媒体去中心化的趋势,我感觉直播肯定是一个趋势。像我当时理解一样它是社交带动的营销,这个趋势没有变,可能是我们做错了。

看国外资料吧,我看了两家,他们当时这个时候是去年7月份左右,我看了两家,一个是国外的视频,一个是脸书。这两家都是国外大型社交的APP,他们在去年也都纷纷推出了自身直播,我感觉他们的这种方式是不是这种平台引流真正的客户,或者是引流真正的人群。或者基于它的大型社交平台,再去导流到直播。它的样本和它的人是有留存度的,国内有没有这样平台呢?

转角遇到爱,我就看到这样一个美女,就是它“一直播”,也是很巧,在北京和一位湖南台的同事在吃饭,我们当时参加他们的宋仲基来华见面会的事情,他说有一个平台叫一直播,你们可以去尝试。对于我们这种做内容的人都想去尝试这种新鲜的流量,他说我认识一直播的雷总给你介绍一下。我很冒昧当时加了雷总的微信,我们当时开了一次会,雷总很热情接待了我。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底,所以我们就此挥别了其他的平台,奔向一直播而来。我觉得一直播真正实现了我的想法,它是基于社交媒体,基于流量,基于用户导流而来,又是一个多平台可以发散发送的直播平台。

想去跟一直播合作的时候特地查了一些资料。这是企鹅智库里去年大概7、8月份的资料,当时一直播刚开两三个月,它的用户数和安卓客户端的活跃度,已经和资格最老的映客持平,远远的超过了花椒。去年7、8月份一直播单日直播时长已经完全超过了映客:映客16.5,一直播16.9,而且这是在一直播刚刚上线三个月的时候。我感觉这个数据还是蛮好的,我们就义无反顾的想和一直播合作做点什么?

但是经过前一次的教训,我去找我们赞助商说了,然后他们无情给我回绝了。我说我们在一直播平台上做什么呢?我那一阵正在减肥,我原来比现在胖,现在也不瘦。那一阵正在减肥,我就感觉是不是大家都有这个需要。我感觉运动起来还是挺好的,尤其对于我们这种常年甲板,在媒体行业工作这么长时间的人,我感觉每次心情不好,疲惫时运动一下放松一下,这个感觉很好。我就在健身房里得到这个感觉,有没有可能,像原来雷总批评我们一样,有一些无畏无知者进来打造一个大的IP,那有没有可能我们进来做个伴随性的东西。

正好我的朋友在做健身房的创业,我就找了他一些健身房的教练,找了教练之后办了一件很傻的事。按照我的运动习惯跟教练签了一个合同,我说你早晨7点半起床给我直播一个小时,晚上9点半直播一个小时,甭管怎么样,我按天给你钱。后来因为教练这么玩,它那个健身房给搞惨掉了。

我当时在想定时做一件事情时,感觉直播平台是需要定时喂食喂量,定时给提供内容,他感觉你规律我的生活进行这样健身的活动。后来我们改成了二四六陪伴健身性直播的形式。对我们来讲,我们原来只是做过一些新媒体内容,包括网综,但没有新媒体平台运营的经验。

和一直播这样的平台合作,我感觉我们成长非常快,包括内部团队人,我们的微博这个节目只做了三个月,现在微博已经到了十几万的粉丝数量。我就感觉这种微博之间的导流还是挺有意思的。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利用直播专业性的性质,加上电视剧的某些编导和导演的元素进去,下一步这样尝试,现在它的用户活跃度和粉丝黏性我感觉还是蛮高的。

最后我要感谢一下一直播和所有参与直播的人,我感觉平台和内容合作商真是基友一样。如果有一个平台,让我们踏踏实实生产好的内容,大家是很愿意去付出自己的努力和专长把内容生产好。同时,有了好的内容,我相信平台也会有更高的知名度和渠道。

所以,我们非常希望我们和一直播一辈子好基友这样走下去。我特别高兴看大家活的特别好,我们现在是拿传统业务的钱来贴直播,但是也没有敢去轻易切入一些广告,因为还是传统媒体的习惯,我也不看好它,还是要带给大家好的生活方式。到现在没有选择去卖什么货,顶多送粉丝一些礼品。真得希望和一直播深度合作走下去,想想未来还是有点激动。我主要分享是我失败的经历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谢谢大家!

上海展会搭建

工地扬尘检测仪

固体饮料加工

氮气发生器